<pre id="hzffn"></pre>

    <rp id="hzffn"><rp id="hzffn"></rp></rp>

        <track id="hzffn"></track>
        <em id="hzffn"></em>

        <video id="hzffn"><video id="hzffn"></video></video>
        土耳其政變影響全球市場:逃不過通脹經濟魔咒
        發布日期:2016/07/18

          SMM網訊:[當風險事件來襲,最先遭殃的無疑是事發國的匯率。土耳其里拉對美元下跌近5%,創八年最大跌幅。]

          [數據顯示,2016年,土耳其第一季度GDP增速為4.5%,而通脹則超過8%,可見該國經濟實質已經進入衰退。]

          [統計顯示,土耳其的外債總額2015年已經突破4000億美元,自2008年以來已經增長了1.6倍。外債總額對GDP的占比從原來的30%多增長到了2013年末的48%。]

          英國脫歐風暴陰霾未散,另一片烏云便忙不迭地滾滾襲來——北京時間7月16日約凌晨4時(土耳其當地時間15日晚),土耳其突然傳出消息——軍方人員發動政變,截至北京時間16日上午8時,土耳其政府稱,局勢已經得到控制。這場不到6個小時的“政變驚魂”,或在下周一再度使得剛剛平靜的全球金融市場動蕩不安。

          據《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整理,事發后,盡管部分市場已經收市,但部分全球金融市場仍頗為躁動——土耳其里拉對美元暴跌4.73%;美股終結了一周狂歡,小幅收跌;具有避險功能的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瞬間跳水,金價瞬間從1326美元/盎司暴漲至1337美元/盎司。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Erdogan)事發后幾小時已安全降落在伊斯坦布爾機場,出現在人群中并發表講話稱,“土耳其的政變由Gulen運動領導,武裝叛變的人將會付出巨大代價。”

          里拉大跌避險情緒回升

          當風險事件來襲,最先遭殃的無疑是事發國的匯率。土耳其里拉對美元下跌近5%,創八年最大跌幅。

          此外,黃金似乎也逆轉了上周的頹勢,美國10年期國債則跌至1.55%附近,收益率創2015年6月份以來最大單周跌幅。

          布蘭特原油期貨收漲0.5%,報每桶47.61美元。布蘭特原油本周周線上漲近2%,不過當前市場對全球原油供應過剩的擔憂仍存。市場結算后,有報道稱土耳其發生軍事政變,油價在盤后交易中進一步擴大漲幅。

          此前,由于全球風險偏好走強,全球股市本周全線大漲,黃金則大幅下跌。上周以來,標普500指數此前連續突破歷史新高,在過去一周半里漲幅近8%,市值暴增2萬億美元。摩根大通率先以超預期的亮麗財報拉開了美股財報季大幕,金融股大漲;同時,英國央行意外決定維持利率不變,各界對于脫歐的擔憂暫時緩解。然而,目前形勢似乎已經有所逆轉。

          眼下,美股走勢仍受到避險資金回流以及財報季的主導。北京時間上周六收盤,美國股市道瓊斯工業指數創紀錄新高,三大股指連續第三周上漲,因經濟數據強勁和企業季報開局良好,令投資者對股市將繼續上漲充滿信心。不過,土耳其事件導致標普500指數小幅收跌。

          此外,富國銀行最新公布的第二季盈利數據下跌,這也拖累股價挫跌2.5%至47.71美元,對標普指數造成最大的拖累,但整體金融股跌幅不到0.2%。

          在土耳其政變發生前,歐洲股市已經收盤,但歐洲股市已經是恐怖事件的受害者。除了土耳其事件,法國尼斯在上周四也爆出恐怖事件——一名槍手駕駛重型卡車沖入正在慶祝法國國慶日的人群,導致84人死亡,數十人受傷,法國總統奧朗德將此事件定性為恐怖行為。

          歐洲股市當日收低,休閑旅游板塊則遭遇暴跌。STOXX歐洲600休旅股指數大跌約1.2%,泛歐STOXXEurope600跌0.2%,法股CAC40指數跌0.3%;歐洲最大的酒店集團法國Accor下挫3%,法航荷航、easyJet和ThomasCook等航空股跌幅介于1.6%~4.2%。土耳其事件對于歐股的影響可能將在周一進一步發酵。

          美國白宮稱,奧巴馬總統已經與美國國務卿克里談話,其指出土耳其各方面應該支持有民主選舉所產生的現任政府,并敦促各方保持克制,反對任何暴力和流血沖突。

          回顧過去,僅1960年至1997年間,土耳其軍隊就發動了4次軍事政變,平均每十年一次。而算上今天的政變,在50多年間已有5次政變,且均由軍方發動。由于土耳其軍隊在推翻封建統治、建立共和國的斗爭中立下不可磨滅的功勛,因此它在土耳其的國家社會政治生活中一直享有極高的地位,然而1950年土耳其民主黨執政后改變了這一切。民主黨政府一上臺就大量清洗國家機構中的軍隊勢力,使議會中軍人出身的議員比例從1/2下降到1/25,并在內閣成員里基本實現文官化。

          逃不過的“經濟魔咒”

          盡管此次事端始于軍事政變,看似是政治因素,但一直以來,內部積怨似乎都起源于經濟問題,巴西、土耳其等都不例外。

          土耳其首先面對的難題就是通脹。土耳其的CPI長時間維持在7%以上,然而這并未與高增速相匹配。數據顯示,2016年,土耳其第一季度GDP增速為4.5%,而通脹則超過8%,可見該國經濟實質已經進入衰退。

          最主要的是,當通脹高企時,如果該國央行希望通過降息來刺激經濟,這又會反過頭來推高通脹,因此土耳其可謂陷入了兩難局面。

          面臨類似難題的還有巴西。去年,在“全球降息潮”的背景下,巴西連續第六次加息。巴西基準利率一度升至13.75%,創六年來新高。然而,去年5月,巴西CPI升至8.17%,連續第四個月遠超巴西央行6.5%的通脹目標上限。

          加劇經濟困境的便是土耳其與俄羅斯之間的沖突。去年11月,土耳其擊落了一架俄羅斯戰機,這令克里姆林宮感到意外,普京總統把這一事件定性為土對俄的“背后捅刀”。冷戰結束后,俄土一直互視為友好國家,政治、經濟、人文領域的合作十分密切,土耳其在俄外勞市場幾乎占半壁江山,土耳其商品在俄隨處可見;土耳其是俄羅斯人最愛去的旅游目的地之一。也正是因為與俄羅斯的矛盾,土耳其里拉的大幅貶值,資本流出,股市暴跌。

          同時,長期低利率環境下,高負債已經成為拖累諸多國家經濟增長的關鍵問題,土耳其尤其嚴重,這也耗盡了土耳其財政刺激的空間。

          統計顯示,土耳其的外債總額2015年已經突破4000億美元,自2008年以來已經增長了1.6倍。外債總額對GDP的占比從原來的30%多增長到了2013年末的48%。同時,由于里拉在近兩年來持續貶值,因此外債的負擔就更為沉重。

          眼下,盡管埃爾多安稱政變已得到控制,但土耳其政變支持者仍表示,將堅定地繼續行動,未來的不確定性無疑將對已脆弱不堪的土耳其經濟再度埋下一顆“定時炸彈”。

        更新時間:2016-07-18 15:06:40
        丁香av丁香亚洲色
          <pre id="hzffn"></pre>

          <rp id="hzffn"><rp id="hzffn"></rp></rp>

              <track id="hzffn"></track>
              <em id="hzffn"></em>

              <video id="hzffn"><video id="hzffn"></video></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