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hzffn"></pre>

    <rp id="hzffn"><rp id="hzffn"></rp></rp>

        <track id="hzffn"></track>
        <em id="hzffn"></em>

        <video id="hzffn"><video id="hzffn"></video></video>
        進口鐵礦石反傾銷影響幾何
        發布日期:2016/08/01

        中國冶金礦山企業協會公布,國內逾20家大中型冶金礦山企業擬聯合作為申請人,由中國冶金礦山企業協會(下稱“礦山協會”)代表國內鐵礦產業向商務部提出反傾銷調查申請,并商請有關冶金礦山企業支持申請,共同請求對原產于澳大利亞、巴西的鐵礦石產品進行反傾銷調查。申請反傾銷調查主要基于大量、低價進口鐵礦石已對國內鐵礦產業造成了嚴重的沖擊和影響。

        申請調查難形成最終反傾銷制裁

        我們認為,從申請反傾銷調查到最終形成反傾銷制裁的概率偏低。結合本次礦山企業申請反傾銷調查的兩個主要依據——外礦量大、價低逐一分析:首先,外礦進口量大的核心在于國內煉鋼企業對于外礦的依賴程度高。數據顯示,自2014年10月以來,國內煉鋼燒結礦中外礦的配比普遍在90%以上。進而在外礦的進口中澳洲和巴西的進口占比普遍較高,顯示出我國對于澳洲巴西礦石的依賴程度高。進一步分析,我國煉鋼對海外礦石以來程度高的原因,主要在于國內礦石中含鐵量(即品位)普遍不及澳洲巴西礦石的品位。

        2016年上半年,我國從澳洲進口鐵礦石中,55%—60%品位占比38.7%,巴西礦中品位在60%以上鐵礦石資源比重一直保持在97%—98%。而根據筆者此前走訪東北地區鋼企了解到的情況,東北地區的礦石品位普遍不足30%,全國范圍高品位礦的資源偏少。因此,正是澳洲巴西礦石高品位特性決定了其在國內煉鋼過程中的不可替代性。

        其次,低價源于外礦的成本低于國內。以澳洲為例,大型礦山的中國到岸成本目前普遍維持在35美元/噸以下,而澳洲其他礦山的成本集中在40—50美元/噸區間。對比國內情況,據悉,國內中等規模礦山成本在52—60美元/噸,以最新唐山66%鐵精粉為例,折算為美元報價大致在62美元/噸。因此,可見,國產礦價普遍高出澳洲礦石到岸成本約20%。外礦的低價源于其成本優勢。

        基于上述兩方面分析,外礦量大、價低的現狀相對合理,且該現狀由來已久,因此我們認為,本次反傾銷調查最終難以形成反傾銷制裁。

        一旦形成反傾銷制裁其影響幾何?

        雖然我們認為最終形成反傾銷制裁的概率較低,但是同樣也要對一旦形成反傾銷制裁的情況予以考慮。其影響結果主要視征收的反傾銷稅率而定。情況一:征收的反傾銷稅率不足以覆蓋礦石內外價格差異,而外礦成本優勢依舊,則國內鋼企對于澳洲巴西礦石的依賴程度仍然有望維持,這對于當前國內礦石的供需結構不會產生影響。情況二:征收的反傾銷率消除了外礦的成本優勢,則國內鋼企對于澳洲巴西礦石的依賴程度會有所下降,但鑒于目前對澳洲巴西的依賴程度高和品位高等不可替代因素,預計依賴程度的下降也相對有限。綜合考慮,施加反傾銷稅直接增加外礦價格,進而反映為鋼材品種價格上調。

        后期走勢及操作建議

        目前處于黑色金屬板塊淡季,相對影響因素偏少,因此“申請反傾銷調查”消息公布后,短期會給期貨市場帶來一定波動,主要還是表現為板塊合約聯動上漲。建議投資者輕倉把握此消息面帶來的利好。但后期表現還需要結合反傾銷調查的進程。如果最終沒有形成反傾銷制裁則,價格將回到消息影響之初的起點,則在前期操作的基礎上及時反手。相反,如果最終形成了反傾銷制裁,則對于現貨礦價、鋼價的上調影響會進一步反映到期貨市場,繼續在前期頭寸上進行浮贏加倉。

        更新時間:2016-08-01 15:18:15
        丁香av丁香亚洲色
          <pre id="hzffn"></pre>

          <rp id="hzffn"><rp id="hzffn"></rp></rp>

              <track id="hzffn"></track>
              <em id="hzffn"></em>

              <video id="hzffn"><video id="hzffn"></video></video>